对话纳芯微创始人王升杨:车载芯片国产替代刚刚走完从0到1

汽车联盟 汽车陪练 2024-03-28 1050
对话纳芯微创始人王升杨:车载芯片国产替代刚刚走完从0到1

一台车到底需要多少芯片?

一般来说,一款传统燃油车需要的芯片种类同达40种,单车所需芯片在500-600颗;一辆新能源汽车需要的芯片数量或超1000颗;一辆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其芯片的绝对数量已经超过5000颗。

不过当前市场关注的焦点多在英伟达、地平线等公司推出的智驾芯片,高通的座舱芯片,而需求巨大的车规级芯片事实上是过去几年缺芯的主角,而这些芯片基本上被英飞凌、恩智浦、瑞萨电子、德州仪器所垄断。

这一类芯片单价便宜,但所需数量众多,衍生出国产替代的庞大市场。

生于1978年的王升杨在2013年创立了苏州纳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2022年4月22日,他成功带领公司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成为中国市场上一家高速成长的芯片企业。

其公司芯片主要聚焦高端模拟及混合信号芯片,在市场上与英飞凌、恩智浦、德州仪器竞争。

据 2023纳芯微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72,367.67 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 8.80%。但其三大业务板块中的汽车电子领域收入占比为26.28%,较去年年度占比提升约3个百分点。2023年前三季度,汽车业务比重进一步提升至28%。

所谓模拟芯片是相对数字芯片而言,如果说数字芯片的主要作用是对于数字信号进行逻辑运算,好比“人的大脑”。

模拟芯片的主要作用则是处理连续性的光、声、电、磁、位置、速度、加速度等物理量和温度等自然模拟信号,好比“人的心脏和血管”,能够为大脑提供足够的血液进行运转。

在同一个电路上会经常同时使用数字芯片和模拟芯片,模拟芯片更多的是辅助功能。

模拟芯片看似是配角,但需求数量庞大,对于汽车而言,缺一不可。

据 Frost&Sullivan 数据,2022 年全球模拟芯片销售额预计达 631 亿美元,同比增长 4.8%,约占全球半导体市场总规模的 11%,主要受益于下游汽车智能化对模拟芯片的需求增长。

王升杨日前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期间对智驾网表示:“四五年前几乎在一辆车上很难看到国产芯片,我们认为国内的芯片企业已经走完从0到1的这步。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国内的芯片企业目前在产品核心性能,质量表现,技术创新等领域,我们认为还处在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

而当下,芯片市场的供需关系已经发生了逆转,缺芯已成为历史,市场从“供给为王”的阶段性状况,重新回到了充分市场竞争。

而整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带动汽车零部件包括汽车芯片也在经历严峻的市场竞争,一些欧美的芯片厂商在实现充足的供给之后,也开始以低价策略试图重新抢回市场份额。

这给正在起步阶段的中国芯片供应商带来了严峻挑战。

在2023年王升杨曾表示,希望纳芯微在单车价值上实现2000元的目标,但2023年芯片的单价金额进一步缩小,这一目标没能实现。

王升杨表示:“我们一直在思考国产芯片公司到底应该怎么办。总结下来需要在三个方面努力。”

第一,牢牢占住在优势领域里的市场份额。

纳芯微在过往凭借隔离产品的优势在汽车三电等强电应用上占据了不错的市场份额,现在这一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通过和客户积极地沟通响应市场的竞争,来守住我们的市场份额。

第二,快速构建自己的核心能力。

一个企业的发展不能仅靠国产化政策和客户的优先保供策略等阶段性的支持,实际还依赖于自身核心能力的提升,包括核心技术能力,核心产品能力,核心质量管控能力,以及企业高效的运营能力等等,国内企业急需补强这些部分。

第三,芯片公司要围绕应用创新。

他说,以往国产芯片公司大部分做的是原位替代的产品,这样的产品在过去缺芯的时候,可以在客户系统中实现更快的替换,容易快速上量。但今天在整个市场回到了供应稳定、充分竞争的状态,如果只满足于去做Me too的产品,国产公司永远没有办法真正去跟国外的巨头竞争。

中国企业未来的芯片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王升杨强调,围绕应用进行创新是重中之重。

中国芯片公司的优势是离中国蓬勃发展的大市场最近,距离充满着创新活力的客户更近,而这个行业的应用正在快速演进、快速变化,中国芯片公司可以在这个变化的过程中和下游客户甚至是客户的客户,围绕汽车系统应用的演进趋势去做更多的创新性的产品开发,引领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可能是中国的芯片企业在面对国外的竞争过程中最终一定会走的一条道路,我们相信通过与客户高度协同,最终能够走出一条中国芯片公司自己的道路。”

而当下中国芯片公司的另一个契机是随着中国汽车企业正启动一轮范围广大的出海潮,芯片公司如何配合中国汽车产业的这一趋势,王升杨回答说:“纳芯微坚定地走国际化的道路,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芯片行业处在整个电子信息产业链上游的位置。上游也就意味着这个行业一直都是一个全球化的行业,全球领先的芯片公司无一例外都具备经营全球市场的能力。如果中国的芯片公司未来要跻身全球领先的行列,那么别无选择,一定要有能力进入全球市场。芯片公司不能靠经营一个区域市场变成全球行业的领导者,基于这个判断,在两三年前纳芯微就做出了国际化的战略选择。”

目前,纳芯微已在欧洲、日本、韩国都建立了分公司,陆续组建了团队服务当地客户,并与当地的汽车头部客户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在中国芯片企业的全球化布局,王升杨认为要在两个方面齐头并进:

第一是跟随着中国汽车产业链的出海步伐,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支持,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整车厂、Tier 1供应商开始在海外建工厂,对于更上游的芯片供应商来说,“意味着我们要建立起海外交付、海外支持的能力,来匹配客户的工厂布局。”

第二,要突破传统的海外本土的客户群体,虽然国内的新能源车电动化、智能化非常快,中国车企在海外攻城略地,但海外市场表现出了跟中国市场不同的特点,无论是整车厂还是Tier1,在海外市场还有非常强的基础,为此纳芯微也在积极开拓海外的本土OEM和Tier1客户群体,以中国芯片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增量价值。

而纳芯微还有没有机会实现在一辆车上提供2000元的芯片产品?

王升杨展现了乐观的一面,他说:“我们看到整车的智能化发展速度比去年预想得更快一点。这带来了更多汽车芯片的应用场景和需求,虽然芯片的单价在缩水,但是使用量在增加。因此我们的整体目标其实没有做调整,还是期待能够在一辆车上提供超过2000元人民币的芯片产品。”